同济大学美国留学预科 山东大学国际项目 北京外国语大学美国留学 上海外国语大学本硕名校预科项目 北京服装学院硕士预科 上海交通大学美国留学预科 南京理工大学国际预科 中国传媒大学美国本科项目 上海外国语大学留学预科项目 四川大学留学预科项目 对外经贸大学留学预科招生 中央财经大学TUFC留学

为留在美国挂靠移民假结婚

时间:2016-04-11 编辑:美国留学预科网

      在留美的中国学生中,有一种奇葩的心态,为了能留在美国,不惜牺牲金钱、时间甚至尊严。花钱挂靠,想方设法移民,甚至是假结婚都手段使尽了,但最后换来了什么呢?

  小T在到美国之前,已经在国内知名的律所工作6年了。到美国读硕士之后,他希望自己毕业了以后,能在美国本地的律所找一份合理的工作,平稳地继续生活。以他的能力,这本来并非难事。

  但当他从美国的学校毕业之后,才发现,除非是在美国的知名大律所,否则很难进行 OPT 挂靠。在一般的中小型律所,持Optional Practical Training身份的毕业生都只能是以实习生的身份进行工作。做全职员工的工作,拿实习生的薪水。

  但关于 OPT 挂靠的事情是这样的,如果在毕业两个月之内没有及时挂靠到合适的单位,就只能立刻回国。关于留美的事情是这样的,一旦你开始了,就无论如何都想要进行下去。感觉像是一个不断深陷的漩涡,无法抽身而退。

  何况,小T所在的律师当时已经答应他了,如果开始的几个月表现良好,就可以帮他申请第二年的工作签证。一旦申请成功,他至少可以有3年的时间在美国合法工作。为了多积累一些在美国法律行业的工作经验,小T 犹豫再三还是接受了雇主在他 OPT 期间支付的低工资。并且在 OPT 的这一年中顺利考取的律师执照。

  然而,当他依靠着实习生的薪水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二年的时候,他的雇主却指出:你现在要求的是律师的薪水了,我们律师付不起。你希望继续在这里工作的话,要么就做兼职律师,要么就做全职的律师助理吧。无奈,为了获得工作签证,小T只好接受了律师助理的职位。

  本来以为再三的委屈求全可以换来在美国下一个阶段的安稳生活。然而,移民局每年的 H1B 抽签如同千军万马挤独木桥。在这样的几率下,小T几乎是毫无意外地落选了。

  面对自己无法拿到工签的困境,小T一来适应了美国的工作环境,不想回到工作紧张且压力巨大的国内律所工作。但又没有办法留在美国。

  为了能够获得继续在美国工作的机会,小T最终决定另辟蹊径,参加 LSAT 考试,考取Juris Doctor的学位。但这个决定的付出是巨大的,法学院每年的学费要5万美金,再加上在美期间每年近2万刀的生活费,即便小 T 能够依仗本科和硕士的法律经验在2年之内完成学业,也要多花去近百万人民币。

  而在他付出大量精力、时间和金钱之后,等待他的并不是可以留在美国继续工作的机会。而是新的一轮 H1B 抽签。

  小T的困境只是大批在美毕业留学生的缩影。每年有20多万人参加美国的 H1B 抽签,只有8万5千个人有机会抽中。期间,中国留学生能抽中的几率尚不足10%,有相当数量的学生在抽签失败后仍旧希望可以继续留在美国生活。他们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努力。

  据麦可思机构对2011届国外读研毕业生的跟踪调查数据显示,大部分国外读研毕业生三年后已回国。而想办法留下的那一部分人,都想尽了办法。

  其中最直接的方法是选择投资移民,学生家长赠予350万元人民币,也就是55万美金,就可以直接办理投资移民,免除身份限制的困扰。

  但现实的情况是,并不是每一个中国家庭都有能力支付这样巨额的资金。因此,大量希望继续留在美国发展的毕业生被迫另谋出路。

  挂靠学校保身份

  岂不知走入违法境地

  很大一部分已经毕业的学生,像小 T 一样,通过再读一个学位的方法来获取学生签证,以便继续留在美国。然而重新读书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。也有不少学生迫于无奈,踏入灰色地带,通过挂靠学校来换取在美国的居住权。

  每年,有大量的学生通过中介来找到可以开具学生证明的学校,在这些并不需要定期去上课的学校挂靠档案,通过这样的方法获取签证,以期延长在美国的居留时间。

  但这样的方法并不可靠。据几天前纽约时报的报道,在美国国土安全局实施的诱捕计划中,共有21名从事学生签证挂靠的中介被捕。上千名留美学生失去身份,面临被遣送回国的境况。

  女生L 也是这些渴望留美发展的学生中的一员。已经在美国三年的她,深知在美国获取工作签证的种种难处。和大部分人一样,她没有一个阔绰的家庭来为她支付55万美金的投资移民费用,而与其他人不同的是,她也不愿意像小 T 一样,再耗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去读另一个学位,然后再进入下一轮的抽签。

  她下载了一个约会软件,只和美国人约会。数次之后,她在一次约会中认识的 W。W 是美国公民,从事艺术专业,常以“寻找灵感”为名出入各种娱乐场所,也没有稳定的收入。

  在中国式的家庭看来,这样的“浪荡公子”,未必算得上是完美夫婿。然而,在两人交往6个月后,小 L 还是提出希望 W可以和她结婚以便申请绿卡。在 W 商量之后,小 L 在美国的民政局办公室把自己嫁给了这个仅仅认识了6个月的男人。在他们结婚2个月之后,小 L 递交了绿卡申请。

  这样的方法合法合理,除了草率自己之外,并无任何可指摘之处。

  因而,类似小 L 的例子不计其数。

  假结婚,换绿卡

  结局却有时不那么美好

  在美国街头,甚至可以看到代办结婚的小广告。这些小广告背后的中介可以帮助需要的人寻找合适的美国人,来办理假结婚手续。这类中介的收费通常不算很高,但是需求方需要付给结婚对象5万美金左右的费用。

  目前美国政府的严格审查,中介会帮忙把婚礼,照片,以及平时的生活细节全都安排妥当以备检查。尽管如此,愿意做这类的事情的美国人,个人条件通常都非常一般,很少可以称得上是如意郎君。

  因此在获取在美身份的同时,他们需要面对的和小 L一样,是一个未必很喜欢的生活伴侣。委曲求全换得的美国绿卡,是否真的能为他们未来的生活带来所期待的快乐,尚未可知。

  人类有论证自身行为合理性的需求。一个通过种种考试和申请,最终获得在美学习机会的学生,如果毕业之后立刻回国,面临的将是和国内本科生同等的就业竞争。而留美的硕士、博士,在花费2年,甚至5年时间完成学业。待到毕业回国找工作时,甚至会面临去为同龄本科生打工的窘境。

  但在留学大潮的侵蚀下,大量中国学生涌入美国。而面向外籍人员的H1B 名额始终控制在8万5千。抽中工作签证的几率犹如中奖。

  如果不能证明自己出国求学的行为是有价值的,那么回国就意味着承认自己当初做错了选择。大部分人都期望可以在毕业后继续留在美国,积攒更多的工作经验,甚至是实习经历,以求回国后可以获得更好的发展。甚至通过求学获得在国外长期居留的权利,了解不一样的文化和生活。

  所以,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,以至于我们需要付出这么多?      

    将本文转发至: